發表文章

目前顯示的是 六月, 2017的文章

非鯊非虎像和尚?窺見日本禿頭鯊

圖片
黏在石頭上的魚 「魚被黏在石頭上!」
北台灣的某條溪流裡,撐著膝蓋半蹲在溪裡的小小喵,盯著湍瀨區的幾塊大石頭,看得入神,渾然不知半個屁股都泡進冰涼的溪水裡了。
「這是日本禿頭鯊,牠們是自己跳上來黏住的喔。」小小喵的爸說。
「嗄?溪裡有鯊魚?」
「其實牠們不是真的鯊魚,是一種鰕虎。」
男人拿了一個小撈網,用手把石頭上的一尾禿頭鯊撥進網中。
「你仔細看牠的胸部,是不是有個吸盤?」
「有耶!真的會吸嗎?」
「會! 牠們的腹鰭在胸部,長成吸盤的形狀,真的有吸盤的功能。這類的魚都叫鰕虎,牠們就是這樣暫時吸在游不上去的石頭上,然後扭動身體慢慢往上,或者等待水流比較大的時機用力衝上去。」
「為什麼要一直往上游?」
逆流的生命史 「牠們要找到一塊適合的地方,作為牠們的『秘密基地』,在大石頭下挖 地穴築巢,產卵生小孩。你看,這裡大部分都是小石頭,所以牠們要往上找。」
「愈往上去,溪水不是愈急嗎?小魚一孵出來就要用力吸在石頭上? 感覺命苦。」
「誰教你講命苦這個詞的呀?」男人挑了挑眉毛,斜眼看著女兒,「小魚苗剛孵出來的時候,很小很小,吸盤也沒長好,所以根本吸不住石頭。」
「那…?」
「沒錯,牠們會…被水沖走!」
「就像玩滑水道一樣?」
「就像沖馬桶一樣。」
「噗~沖到哪裡?」

「海裡。」

「哇!」小小喵的驚嘆聲響徹雲霄。

「然後,牠們就在海裡漂啊漂,每天慢慢長大變得強壯一點點,就這樣漂了半年,有天牠們嚐到淡水的味道,於是用力往淡水的方向游去,就到了出海口,然後就會游進溪裡。」

「會回到自己出生的溪嗎?」小小喵睜圓了澄澈明亮的雙眼。
「不一定喔。說不定有那麼一點點可能。但實際上,牠們絕大部分,都會在海裡就被大魚吃掉了,有時候到了溪口,會整群被東部的居民用魚簍或三角網撈起來,做成沙西米,是一種古老的高級料理喔。」
「是魩仔魚嗎?」
「長得很像,但是可以看到紅紅的內臟,所以被稱作紅頭魩仔,撈法、賣法、吃法都不一樣,售價高很多喔!下次去花蓮找馬耀阿伯,他就會請妳吃吃看。」
「爸爸你很壞。」又露出正義魔人的表情。
「原住民稱牠們『VULAU』,意思是『月亮的孫子』,也許因為滿月的時候,潮水變化特別大,淡水與鹹水的差異大而讓牠們更積極地往溪裡游,大量群聚而更容易撈捕。也可能祖先稱牠們是月亮的孫子,是要提醒後代尊重牠們,節制地撈捕,才會世世代代都有魚吃。」
「進入溪流以後,牠們就會浮現斑紋,開始快速…

河裡也有灰犀牛

圖片
盛夏我們一群人在東北角的溪水裡,只要靜靜不動站一會兒,清澈見底的腳邊就有機會看到大大小小的日本禿頭鯊,有的看起來是剛抵達的小小班、有的已經可近10公分,中間還不時穿插閃電光澤的枝枒鰕虎、大花臉的吻鰕虎。但往前走不久,越過兩米高的取水堰,溪水從抬高的河床下滲成伏流以致水位極低,雖仍清澈但魚況如荒漠,禿頭鯊屈指可數,其他沒吸盤無法攀爬的種類就更看不到了。此溪污染甚少,更因此震驚於一處取水的設施,就這麼輕易阻斷回家的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