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表文章

你也有好水十選嗎?來作自己的溪流管家

圖片
『看到出海口了!』幾個孩子爬上石頭指著前方,有穿越成海賊王的感覺!今天,這群孩子像大人,可以協助溪石下水生昆蟲的翻找調查;而同行的大人則也成孩子,趴在水面看魚穿梭,躺在水裡不想起回到陸地的世界。
沒有下溪之前,你不會知道….

石頭上的數學考卷~蔬食的魚請作答!

圖片
溪畔少年的煩惱戲院播著「回到未來」的那個夏至,東北角的一條小溪旁,微弱的南風中,漫著溫溫的泥土味。 「八婷還沒來喔,女生就愛遲到。」綽號「運將」的黝黑少年說,順手拾起一顆石頭用力擲進溪中,霎時水花飛濺、水下幾十個黑影放射竄開。

東北角的夏季練習題

圖片
酷暑的七月下旬,天空蔚藍到令人生畏,連粼粼的波光都閃得暈眩。我們順著溪流往下游調查,一開始還慶幸有清涼溪水,但越往下游,河道上可見的水量越少,一時以為是曬昏了頭走反了溯源。抵達匯流口時竟見大片如荒漠的砂礫洲,這幾天鄉里間隨時都聽到的接水話題又回到耳際,這就是東北角!多雨形象的背後其實有季節性的難題。

非鯊非虎像和尚?窺見日本禿頭鯊

圖片
黏在石頭上的魚 「魚被黏在石頭上!」 北台灣的某條溪流裡,撐著膝蓋半蹲在溪裡的小小喵,盯著湍瀨區的幾塊大石頭,看得入神,渾然不知半個屁股都泡進冰涼的溪水裡了。  「這是日本禿頭鯊,牠們是自己跳上來黏住的喔。」小小喵的爸說。 「嗄?溪裡有鯊魚?」 「其實牠們不是真的鯊魚,是一種鰕虎。」

河裡也有灰犀牛

圖片
盛夏我們一群人在東北角的溪水裡,只要靜靜不動站一會兒,清澈見底的腳邊就有機會看到大大小小的日本禿頭鯊,有的看起來是剛抵達的小小班、有的已經可近10公分,中間還不時穿插閃電光澤的枝枒鰕虎、大花臉的吻鰕虎。但往前走不久,越過兩米高的取水堰,溪水從抬高的河床下滲成伏流以致水位極低,雖仍清澈但魚況如荒漠,禿頭鯊屈指可數,其他沒吸盤無法攀爬的種類就更看不到了。此溪污染甚少,更因此震驚於一處取水的設施,就這麼輕易阻斷回家的路。

當家徒四壁~為什麼砌石護岸不見得生態?

圖片
很多努力想成為生態工程的河溪治理,為何常變成生態殺手?關鍵之一在於為了標榜「就地取材,少用水泥」,我們把溪裡最重要的環境因子改變了。除了可能在節能減碳上有九牛一毛的良善但卻對原本住在溪裡的生物帶來比地震洪水還可怕的,無法恢復的毀滅。倘若我們原本的餐桌座椅眠床,被別人都拿去貼在牆上當壁飾,「家徒四壁」或許對這窘境是貼切的形容。